?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 Next Entry


【作者】Cosmic
【作者邮箱】bananacosmicgirl@hotmail.com
【作者主页】CosmicUniverse.net
【作者】bananacosmic 
【原作链接】http://bananacosmic.livejournal.com/83107.html
【翻译】纺织娘(katydid)
【授权书】
时间: 2009年12月31日 16:42:33
收件人:xxxxx
Hi,

Thank you very much, I'm glad you enjoyed my story. You are very welcome to translate it, as long as you keep the header info (my alias, website, etc). I'd also appreciate a link when you start posting, so that I can link to it from my website.

I hope you and your friends all enjoy it

Happy New Year,
Cosmic

衍生:NCIS
章节:18
原文字数:46300字(英文)
分级:R (主要是因为涉及了超自然描写-译者注)
种类:超自然现象,焦虑,剧情
人物:Tony DiNozzo, Leroy Jethro Gibbs, 组员
配对:Gibbs/DiNozzo,(Abby/Tim)


警告:同人
涉及剧集:到第六季为止

英文校对:triskellion (LJ名)
中文校对:无

声明:这个故事取材于电视剧《NCIS》的人物和设定,该剧由David P. Bellisarius和CBS制作并拥有。本故事并无营利目的,无意侵犯版权或商标权。

内容摘要:六天前,Tony在追踪一个连环杀手的时候被绑架。没有任何有关凶杀和绑架的线索,Gibbs小组陷入了困境。但是就在第七天降临的时候,Gibbs见到了一个最不可能的访客——Tony。

原作者前言:哇,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写了45000字。开始我只是想写一个带有超自然情节的NCIS故事,结果它比我原来计划的长了那么点点,因为我的缪思不断地给我灵感——我原来以为2万字就可以打住了呢。万分感谢我的校对Triskellion,她使我的故事言之有理。故事中仍然存在的错误都是我的责任(如果你指出的话,我会纠正的。)至于故事的时间线,这是第六季中的某个时候。我开始写这个故事的时候,第六季刚开始播映。所以,《the Last Man Standing》、《Cloak》、《Dagger》这些剧情尚未发生。希望大家喜欢这个故事。



                                                            序幕

     6天,23个小时,53分钟。

     Gibbs不用看表就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能够感觉到,从身体到灵魂,仿佛逝去的每一秒都在撕扯着他的心。

     Ziva和McGee都显得很苍白。他们不时紧张地瞟一眼Gibbs,但是大多数时间里,他们看上去就象掉了魂。

     6天,23个小时,54分钟。

     Gibbs抬手拍了下桌子,用力地。他的两个探员都吓了一跳。

     “McGee!”

     他的吼声让McGee畏缩了一下,就象一个刚来一年的菜鸟,而不是一个已经有五年经验的老练探员。Gibbs才不在乎他的反应呢。

    “我——呃,对不起,头儿——没什么线索。”McGee说,急急忙忙,结结巴巴地说道。

    “肯定会有点线索的。”Gibbs说。

     McGee明显地咽了口唾沫。“没有。我查了他的信用卡,手机,所-所有的东西。他什么也没用过。他就是——不见了。就象其他人。”

     6天,23个小时,55分钟。

     每过去一秒钟,Tony生还的希望就减少了一些。每过去一秒钟,Tony成为Ducy的解剖台上一具新尸体的可能性就增加了一些。

    “也许他已经——”

     Gibbs充满杀气的目光让Ziva住了口,不敢说完她想说的话。

    “我只想说——”

   “我们已经听到你说的话了,特工David,”Gibbs说。

    6天,23个小时,56分钟。

    他站起来,抓起自己的咖啡杯——里面没剩多少了,但是他还是喝掉了最后几滴——大步走出办公室。他没有向他们解释。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离开给他们带来的阵阵沮丧和担心。他知道自己应该支持他们,做个好领导,要不总有一天他们都会辞职不干,让他陷入没有组员的困境。但是他没办法让自己这么做。Kate死去的时候,他做过一个好领导,如果现在他又这么做的话,就意味着他放弃了。

    他沿着楼梯下到Abby的实验室,放弃了乘电梯的念头。

    Abby的实验室很安静,这不是一个好兆头。走进实验室,看到Abby挂在所有墙上的那些照片,Gibbs几乎要掉头离开。有的照片是Tony在做鬼脸,有的是Tony靠在Ziva的桌子前傻笑,有的是Tony和Abby在一起——有一张照片,是乘Tony不注意的时候拍的,是他专注地看着什么,显得冷静、充满思想。

    6天,23个小时,57分钟。

   “Gibbs!”

    他发现自己怀里抱着Abby,因为她冲过来紧紧地搂住了他。

   “告诉我你找到了些线索。”她在他胸前说。

   “对不起,Abs,”Gibbs说:“我下来想问你同样的问题。”

    听到他的话,她的脸垮了下来,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他不会死的,Gibbs。他不会的。

    他的喉咙发紧,不能找到安慰Abby的话。他想相信Tony仍然活着——6天,23个小时,58分钟——但是时间在和他作对。

   “我们得找到他,”Abby说,撤回身子,开始走来走去。“我们肯定漏掉了什么线索!”

    他没有阻止她;谁知道呢,她也许会想到些他们没想到的东西。这看上去不太可能——他们已经做过所有可以做的测试了。他们把Tony的汽车翻了底朝天,试图找到可以指引破案方向的证据。如果——他忍不住想——他们的确找到了他,这部汽车目前的状态会让Tony气得够呛。

    6天,23个小时,59分钟。

   “你找到线索的话就告诉我。”Gibbs说,听上去有点刺耳。他的喉咙堵得慌——他不愿意承认那是泪水,因为他没有哭。

    Abby充满同情和理解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对失去好朋友的恐惧让她的眉头打成了一个结。

    Gibbs沿着楼梯走回楼上,但是还没到办公室所在的楼层就停了下来。他一动不动地站在楼道里,一手紧紧地握着栏杆,指关节都发白了。每次一闭上眼,他就看见Tony的脸对着他,轻松温暖地微笑着。他不记得任何其他探员处于险境时自己有过这样的感受——他们都曾置身危险之中。但是Tony冒的危险比任何其他人都多——被绑架、和连环杀手铐在一起、染上黑死病、受枪伤、冒死搭救Gibbs——

    每一次,Gibbs的心跳都会加速,他对失去Tony的恐惧就是比对失去别人的多。他对Tony的感情每一方面都比对别人的多。

    他每次闭上眼睛,Tony无忧无虑的笑容就会出现在他眼前。他又闭上了眼睛,希望看到那个形象;希望看到Tony安然无恙地跟在自己后面,他本来就该这样;希望看到Tony用那种神情看着自己,那种超过一个组员应该有的神情,每个方面都超过。

    痛苦的领悟重重地打击了他,使他睁开了眼睛,几乎无法呼吸——接着,他瞪大了眼睛。

   “嗨,头儿。”

    7天